名人專訪 LOOKBOOK >

肩負使命,在不確定中堅定前行-

     Mini Bean 迷你豆創辦人黃沂雯

黃沂雯,這位外型纖細、溫婉,僅著淡妝的低調森林系女子 ,初接觸她時,總能感覺到她自然發散的真誠、熱情與親和力,深談後,我們發現,她是個行動力的徹底實踐者;身為家中長女,肩負著父親對她接手家族營建事業的期望,卻憑自己對藝術與美的高度鑑賞能力及設計專業,遠赴中國,開疆拓土、放手拼搏,未滿40歲,已一手打造某國際知名連鎖餐廳一千多家分店的設計規劃。此外,為了台灣黃豆的復育、鼓勵台灣農民持續進行有機栽種作業,因而創辦了有機彩色豆漿品牌_Mini Bean迷你豆,端出一杯杯製作過程無化學添加、使用非基改豆的有機彩色豆漿。

在每份是事業、不同的專業領域上,她義無反顧、全心將夢想化為行動,接下來,她將結合自己醫療、空間設計的經驗,投入無齡空間規劃的領域。

 

Essence: 護理系畢業後,轉行改唸設計,後來獨立創業成立室內設計公司,之後又跨領域創立Mini Bean非基改豆漿。是什麼促使您走上這條艱辛的創業之路?

 

黃沂雯:2000年室內設計系畢業後,爸爸希望我到家裡的營建公司幫忙,剛開始從營建工地的案件著手,後來發現業界半夜吃飯喝酒的應酬生態比較不適合女生,就在爸爸公司裡成立設計部門,協助客戶規劃室內空間設計,一年後獨立出來到高雄成立設計公司 ,2007年我上台北成立設計分公司,2008年就到中國發展,承接餐飲業的空間設計規劃案件。因為接觸食品業的關係,知道他們使用的大多是對人體不健康的半成品,在台灣的某一天,我想為自己做一杯非基改豆漿,在商店的貨架上找到的有機非基改黃豆都是進口貨,超商架上,豆漿賣得比水還便宜,但是豆漿的製作過程應該要花更多心力,為何會如此?我好奇台灣農民作業生態發生了什麼事?遍訪農民後我才理解,在生存壓力下要作有機栽種確實是挑戰。我就開始思考是不是可以成立品牌,用設計的力量來改變? 因此2010年創辦了Mini Bean。

 

Essence: 談談不同產業創業前後的心路歷程?一路上的心情體會如何?

 

黃沂雯:到中國發展一開始挫折感很深,尤其是和客戶以及和工人的溝通。大陸很多工人從偏鄉到城市打工,不識字,前幾個案子我就住進工地附近,想辦法在現場說服工人照你要的方式完成。前幾年都是親力親為的狀態,經歷過非常煎熬的過程,例如第二年的時候,公司原本12 個同事,一夕間突然10人離職,很多案子開天窗,設計圖根本畫不完。只能躲在棉被裡哭,卻沒有回頭路。我後來思考為何同事會突然走掉?可能我還沒有融入當地的思維,對待大陸同事的方式,沒有站在對方的立場想 ,當時是希望他們可以學習成長,實際是他們其實需要先吃飽、他們想要的是風光的回家鄉見江東父老,我理解了,因此現在我調整自己,不再急著要求,不然會把碗筷摔破;要先滿足大陸同事的需求,同時也讓他們知道如果出問題大家要花更多時間和力氣解決,才能對客戶交代。

 

Essence:創業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您個人的生活或價值觀是否因此發生變化?

 

黃沂雯:到中國發展之後,包容力變得更大,沒什麼不能忍受的。以前我很有主見,現在盡量接受別人的想法。往前走的過程,充滿不確定性,但還是要繼續向前走。我是居安思危的人,一直很有危機感,認為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市場一直在變,現在穩定的事業,也許下一刻就走入夕陽了,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就像Mini Bean目前燒了三、四千萬還沒回本,雖然如此,它的緣起我相信是正確的,我對它更美好的設定是,它未來有機會支撐其他事業。近幾年我也思考到,我的父親年長了,為了父親、我必須對家族負責,我必須回台灣為接手家族事業做準備,我自覺一向是設計師思維;想的是理念,經營公司要顧及利潤,需要更了解商業模式並具備前瞻性,因此去年開始我去上了台大復旦EMBA課程,持續進修。

 

Essence:您自己的室內設計事業橫跨兩岸,且肩負接手家族企業的責任,為何會付出這麼多心力、資金投入Mini Bean 迷你豆?

 

黃沂雯:「復育台灣黃豆、使用非基改黃豆、製作過程無化學添加」這三個堅持等於Mini Bean的價值,不然我也不用創這個品牌了。研發過程中,我煮壞了五百鍋豆漿;外面煮豆漿會加消泡劑,別人煮一鍋,我只能煮三分之一。 剛提到一開始買不到台灣的黃豆,大都是進口的基改豆,只好買加拿大有機豆,後來透過客人引介,發現我的老家台南佳里有農人以自然農法的方式種黃豆,也因而認識更多附近的其他小農,用他們種的胡蘿蔔、南瓜、番薯等食材與豆漿結合製作彩色豆漿。

 

我們的豆子價格比別人貴3~4倍,如果跟基改豆比差到10倍,一開始我也很想跟農夫殺價,然而自然農法種植面積無法像慣行農法那麼大,如果你知道他們的售價是以如何養活自己一家人來計算的話,你就理解了,我沒有辦法跟他殺價。其實努力到現在,要放棄是最容易的。可是一旦放棄,會影響很多人,這些農夫有期待,身為老闆肩上的使命感和責任感讓我繼續堅持下去。

 

Essence:接下來的計劃?

 

黃沂雯:我想把我截至目前為止學習到的所有經驗整合在一起,包括醫療、空間設計和營建。未來是高齡化的社會,接下來我想投入無齡空間的規劃,design for all。意思是不要拒絕任何一個人,不只是年長者、身心障礙者,也包括小孩、孕婦、或者推著嬰兒車的媽媽。我希望同時做到在商業空間及住宅空間上,例如透過無齡空間設計,讓行動不便的長輩,待在家裡的時間可以延長一些,真的到需要緊急監控時再轉到養護機構,具體施工如門的寬度改造成讓病床、輪椅可以進得去,動線的設計、消除高低差......等,同時我也會考慮照顧者的需求,減輕照顧者的負擔。我希望從自己可以切入的角度、發揮自己的核心價值,找到未來的出路。

  • 線上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