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搭特輯

 

走出華爾街 走進最真的自己 - 柯侑吟 Margaret

 

她有著慧黠清澈雙眼,在舉手投足間自然流露出自信、大器、灑脫的氣質,陽光般的笑容,明亮燦爛而溫暖,即使安靜不說話仍自然散發著快樂的氣息,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親近;這就是柯侑吟 Margaret。

一路自柏克萊畢業後,家裡的事業等著她回來,她卻選擇隻身靠自己,進入世界三大投行之一位於紐約的總部;全心投入在猶如電影《華爾街之狼》裡的高壓環境下,一待就是12年,這段期間經歷了結婚、生子、衝刺事業,獲得了光環,也承擔了焦慮與失落,在工作、家庭與自我的拉扯之間,放掉了一些,卻重新尋回自我。

 


 

 

Essence:談談妳在工作和家庭裡扮演的角色?

Margaret:我14歲獨自到美國唸書,畢業後進入紐約的投資銀行,後來覺得應該回亞洲發展,就轉至香港亞洲總部上班,在香港定居至今。

我在投資銀行主管股票投資操作交易,每天早上六點半進辦公室開始快馬疾奔的一天;緊盯著四個電腦銀幕上的數據不斷更新,和基金經理們研究市場、給客戶投資建議,同時追蹤股票交易單,戴著耳機的話筒,電話從不間斷,牆上的業績競賽螢幕跑馬燈,在每一分鐘持續更新顯示出每位團隊成員在這一分鐘所帶來的績效產值,我們沒有午休時間的緊繃工作12小時以上,離開辦公室後的半夜仍必須配合美國股市交易市場,即時回應…。我在努力打拼12年後,有一天意識到,可以換另一種生活方式了,然而辦離職時公司的不斷挽留,讓我不捨的花了兩個禮拜才能下定決心離開,在離職之後我整個放掉,才有了自己的時間。

在婚姻中,我對於妻子及母親的角色比較傳統,小孩的爸爸也在金融業工作,同樣忙碌,每當我自己一個人外出跑步時都會有罪惡感,因為我們休假時的重心是陪小孩。過去一直追求很小的東西,那些東西在前面一直跑又抓不到,稍微放開之後,反而看到全局,東西也自己回來了。現在的我,為自己而活,例如同樣出門跑步一兩個小時,發現小孩不會特別想我,我不為小事內心糾結,努力專注於正在做的每一件事的當下,我的心情反而更好。

 

 


 

Essence:妳與人相處總是自在閑靜談談是什麼影響妳?

Margaret:換位思考的想法吧!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如果我是對方我會怎麼做?當別人傷害我時,我會想:他的生活經驗造就現在的他,我不一定經歷過他所經歷過的,即使劍拔弩張,都不是針對我而來的,我不需要自編自導覺得自己委屈。習慣從觀察者的角度看事情,而非受害者,這樣就能心平氣和。而一旦出了狀況,人性的弱點會讓有些人本能的推卸責任、指責別人,因為從小我看見品性、經驗、學習、自省、勤勞等特質在父母親身上力行,我很自然的仿效他們,看看是不是有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實際上會不會改不一定,至少不會怨天尤人。


 



 

Essence:婚姻帶給妳的領悟和收穫?

Margaret:婚姻是要經營的,如果雙方沒有花足夠的時間溝通,或稍微忽略就很容易走上分歧的路,有時候走得回來,有時候就愈走愈遠了,我想沒有人的心可以大到「想走就走、想回來就回來。」只能順著自己, 做自己. 為自己活。

當然過程也不是那麼簡單,我過了一段時間才看開,就像剛剛說的「換位思考」,我反問自己:是不是我不夠有女人味,所以開始學化妝、穿高跟鞋,然而這樣試了幾次,我還是做回我自己,覺得原本的自己比較舒服、自在、自信。

最大收穫是兩個貼心的小孩,女兒八歲、兒子六歲,和爸爸還是每天電話聯繫,放長假時也會一起相處。自從我放得開,小孩也變得很獨立,像是早上他們可以為自己做早餐。我對他們的品格、生活習慣要求比較高,在功課或其他方面則不強求,我喜歡他們展現自己的個性。

 



 

Essence:接下來想挑戰的目標為何?

Margaret:重心放回自己身上之後,重新拾回對運動的興趣,現在積極訓練體力, 剛完成113公里鐵人賽,短期目標是明年完成全程的三鐵226公里。工作上的目標 主要希望能讓父母親安心的退休將公司交付在信任的人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