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 LOOKBOOK >


 

你要重視外貌,但要忘記自己很漂亮  

                  台灣欣瑞有限公司總經理/鄭玉歆


 

 瞭解自己是最困難的功課,與自己相處了五十年,她很幸運地非常瞭解自己。於愛笑的她身上,感受到的是如沐春風的關愛與體貼,以及不斷向外擴散的能量。沒有;也不需要過多的妝飾,她自己就是一股發展完全的能量。


 

Essence:您的工作哲學是什麼?

 玉歆:職場中,和我共事的人對我的評價很重要,因為對我來說,他們的評價就是對這個工作、這個企業以及文化價值觀走向的看法,「互助利他」一直是我所依循的信念。

 我們是第一個在中國沒有指派台籍幹部的公司,因為我希望不分人種、不分背景,只看這個人在工作上的表現,在一定的基礎上,每個人都能獲得相同的機會被提升。在不同職務上,也期許同仁們能夠學習「換位思考」和「再學習」的思考模式,例如讓財務人員也和業務共同出差,親眼見到業務與客戶斡旋的場面,來了解當場「讓利」的必要;反之亦然。讓同仁真正達到彼此尊重,合作才能同時達成互助利他。


 

 

Essence:身為一位女性,如何平衡自我、工作與家庭?

 玉歆:最重要的核心價值,仍是「尊重寬容」以及「換位思考」。不管自己在生活中是一個女人、媽媽或老闆,我時常會先忘記自己的角色,因此才能真正用對方的角度看待事情。

 我們都知道要待人寬容,也知道心胸放大、然而接受異己其實並不容易──包括所有的歧視:女性歧視、同性戀歧視、種族歧視甚至個人態度的歧視。要破除歧視的方式,很八股的說就是愛。


 

 Essence:那您是如何實踐「愛」的呢?

 玉歆:首先一定要愛自己。當我們選擇相信世界是友善的,就會覺得生命中有許多的人、事、物都值得感激,而當我們真心感激著的同時,實在不容易苛責部分的不完美。好比我們都經歷過國、高中的叛逆,在那個階段,不管是太瘦、太胖、太美、太醜,都覺得自己不受歡迎,總是認為世界不公平,看什麼都不順眼,其實那是還在成長的小心酸、是一種短暫的自以為悲催的尋找自己的過程,直到稍微長大後就明白了,當自己夠茁壯了,自然而然的,就會越來越寬容可愛。


 

 

Essence:平常是用什麼方法來紓解壓力與提升自己呢?

 玉歆:讀書。我買的書不一定讀得完,但是有興趣的書我一定買。有次我在安藤忠雄書中看見一幅透視圖,描繪了樓層中各人的動態。這一幕對我影響很深,忽然發現自己看待事物的時候除了看長遠外,更要關注當下的瞬間。例如現在我正化妝的當下,還有很多人在樓上、樓下,不同的地方做著不同的事,這些事情的總合,成就了這個完美的此刻。

我也喜歡從人的身上學習。我是個對人很敏感的人,當我從互動的反應中會知道對方是對我不認同的,我會鼓起勇氣來找對自己沒有好感的人說話,並且全然的放空、接受他人的話語,這樣通常能聽到我最需要反省的地方,我認為如此勇敢的態度給我很大的幫助;因為聽別人評論自己偶爾需要深呼吸…即便是我們互不欣賞的人,而若因自己願意主動示弱而使得雙方的關係停留在比較緩和的位置,就算圓滿了。


 


 


 

Essence:最近有讓你欽佩的人嗎?

 玉歆:我最近很被時尚教母Anna Wintour在牛津大學的一場有關教育的演講觸動,我欣賞她獨立得很幸福,她擁有自己的價值觀,頂著一頭被評價為老派的髮型,卻無懼於表現自己,她不一定將「漂亮」當成一回事。

 而我認為所謂美麗或性感,是知道如何穿著合宜、談吐優雅。名牌穿搭都僅僅只是用來襯托主人而已,別把真正的自信光芒埋沒在名牌衣裳裡。


 

 

 Essence:剛剛提到愛、閱讀、提升自己等等,是什麼深層核心的概念支持著你不斷努力?

 玉歆:「活著」。既然頭還在脖子上,我們就必須繼續面對問題。我今天的價值觀可能會和昨天不同,但修正的方向絕對會是繼續朝「愛」的目標前進。

我很愛看NBA球賽中的助攻精彩片段;你會看到助攻者協助隊友得分,這時常關乎著整場賽事的成敗,它所表現的是;你要如何幫助你的隊友成為關鍵時刻的主角?能夠願意挺身而出,然而卻也樂於隱身成為配角,這也是我所喜歡的呈現「愛」的方式之一。


 


 

Essence:最近您想設下的挑戰或目標?

玉歆:公司永續經營、務實的回饋社會一直是我的目標。我長期在社區與校園中擔任志工,不一定是為了站出來要發光發熱,然而在需要我的時候,我常成為關鍵時刻跳下來的人,因為我想要創造更多集體的美好記憶和可能性。

 我還有件想做的事,就是把台灣的辦桌文化帶進社區裡,以集合式住宅的概念,有更多機會和鄰居交流,拉近彼此距離,而我最高興的,是美好的記憶裡面有我的存在。

  • 線上客服